去看书 - 网游竞技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深入三阜镇,一对野鸳鸯(求收藏求追读)

第七十七章 深入三阜镇,一对野鸳鸯(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听到盐船被劫的消息,一时间也是震惊莫名。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把主意都打到官盐上来了呀?

        一旦被抓到,那可是要被杀头的死罪。

        再看林如海,听到盐船被劫,当即就一脸凝重的拽着那过来报信的属下。

        “盐船在哪里被劫的?还有,负责这趟盐运的是哪家商号?”

        “回……回大人,盐船在距离扬州渡口八十里外被劫的,负……负责这趟盐运事宜的是……是柳家商号。”那属下虽然喘着粗气回答,但所说的话却却也将问题说明白了。

        林如海听罢这番话,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眼神呆滞的他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

        “完了,这个柳家商号是个新商号,八十里也早已经出了扬州渡地界了,这船盐怕是找不回来了。”

        苏然听着这话,心里却开始活络了起来。

        如果自己能将这些盐帮林如海给找回来,然后再跟他说将盐运交给漕帮的事,是不是也就差不多了。

        念及此处,苏然看着林如海一脸严肃的道:“林大人,盐船既然被劫了,那就赶紧安排人去找,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就行。”

        林如海一听这话,脑子里瞬间闪过一道灵光。

        下一刻,他拉住苏然道:“苏大人你不是跟漕帮熟吗?他们人多,让他们帮着打听打听,这批盐如果丢了,我这个巡盐御史也就当到头了。”

        苏然一听这话,轻轻点了点头:“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去找漕帮帮忙,只是这今后的盐运之事……”

        “只要能帮我把这批盐找回来,今后江南一带的盐运都交给漕帮。”林如海连忙表态道,“你说得没错,用这么多商号,万一有哪个不保稳就容易出纰漏,还不如交给人多势众的漕帮来得省心。”

        苏然见林如海做了这番表态,当即就起身告辞道:“既然如此,这批盐只要没被倒进水里,我必定帮林大人给找回来。”

        “那就有劳苏大人了。”林如海见苏然应下了这件事,连忙起身朝他拱手行礼,眼神之中满是希冀。

        ……

        苏然离开了林家,出门后直奔江边而去。

        由于扬州属于重镇,漕帮在扬州有三个水寨。

        苏然没费什么功夫,很快就找到了最近的一座寨子。

        当他亮出了身份,并说明了来意,对方立马同意帮着联络附近的几个分舵帮着寻找失踪的盐船。

        而苏然通知了漕帮之后,也没有就这么歇着,而是直接孤身一人往上游寻了过去。

        之前那人说盐船在距离扬州渡八十里的地方被劫,那么,无论怎样也得去那里先看看再说。

        苏然寻到盐船被劫的地方时,天色已经黑了。

        这个地方,叫三阜镇,属于泰州地界。

        苏然估摸着这个时候去江边,也查不出什么来。

        于是便想着去三阜镇上去打探一番,看一看能不能寻到些蛛丝马迹。

        来到三阜镇,苏然才发现这里虽然只是一个镇,但却也很繁华。

        街道很宽,不亚于扬州城区的街面。

        夜晚的时候,街上也是人来人往,看起来很热闹。

        苏然稍稍一打听才知道,这里热闹的原因是因为当地盛产一种红色的石头,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过来淘这种石头的。

        据说品质最上乘的石头,只有拳头大小的那种,可以卖到五六两银子一块。

        但是,那种上乘的石头很少有人能碰见。

        加之这淘石头的行当都被附近的几大势力把持着,一般人想要靠在这个上面讨生活,也很困难。

        苏然在沿街的摊贩那里也看到了这种红石头,感觉跟鸡血石差不多。

        不过,苏然知道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淘石头的,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这些东西,而是信步在街头巷尾转了转。

        这一转不要紧,居然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你个死鬼,这黑灯瞎火的跑到我这里来干嘛?”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骚媚。

        “我还不是想你了嘛,跑了这么久的船,今儿个总算是靠了岸,这不就来找你了。”这是个汉子,听声音应该在三十岁上下。

        “你靠岸也不知道给我带点儿东西,我这都好多天没吃着肉了。”

        “这个你放心,等过两天老大把货给卖了,我不仅给你买肉吃,我还给你做两身新衣服,让你穿得漂漂亮亮的。”

        “此话当真?你真不骗我?”

        “那是当然,这批货只要一出掉,我立马带着你远走高飞,从此再也不回这三阜镇,日后我就养着你,什么活儿也不让你干。”

        “你可别骗我,你每个月那点儿钱,还想养我?”

        “这回可不一样,你就等着吧。”

        ……

        苏然知道,这汉子应该是长期在外面跑船的。

        而这个女人,应该是汉子的姘头。

        说句心里话,苏然并不想打扰他们的好事,毕竟人总有七情六欲,但是奈何对方说要出什么货,所以,也只能得罪了。

        他的出现,把两个躲在被窝里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苏然并没有跟他们多说什么,只是对那汉子道:“把衣服穿上吧,我在外面等你,有几句话想问你一下。”

        汉子见状,只好一边点着头,一边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苏然并没有在屋里等他,而是独自一人走到了外面。

        不到两分钟,汉子已经穿好衣服来到了外面。

        “爷,你想问什么你就问吧。”汉子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苏然点了点头:“你刚刚说你们老大要出什么货,能跟我说说是什么货吗?”

        汉子闻言,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货,我只是负责接货然后运到老大指定的地点,至于船上装的什么我从来不过问。不过这一次老大说会多给我点儿工钱,所以……”

        “那现在这批货运到哪里了?”苏然追问道。

        “在三阜镇东北边二十里的周营河上泊着,我刚刚从那边过来。”

        苏然听罢,对那汉子道:“好了,没你的事了。”

        那汉子闻言,立马如蒙大赦,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刚刚问自己话的人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