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 - 网游竞技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入秦府,寻秦可卿(求收藏求追读)

第五十一章 入秦府,寻秦可卿(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在工部又待了一会儿,才独自离开。

        在这期间,户部的几个头头也都纷纷上来向庆雍帝道贺。

        庆雍帝虽然刚刚说不想听苏然拍马奉承,但工部官员的一顿彩虹屁下来,还是拍得庆雍帝舒服无比。

        而这些户部官员,也借着这个机会跟苏然简单熟悉了一下。

        这其中,就有工部的营缮郎,秦业。

        秦业此人,看起来确实岁数不小,满头的花白头发,脸上的皱纹也比较深,不过一双眼睛却格外炯炯有神。

        看到苏然,他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秦业在工部的这些官员里面算是比较老实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出了皇宫,苏然便一路向秦业的府上走去。

        虽然之前从没来过,但在京城想要打听一个当官儿的住在哪里并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地方上的那些个大小官员,除非是封疆大吏或者管茶盐的肥缺,都对能够在京城做官向往无比。

        而他们无论是想要加入这个圈子,还是说想要让自己更进一步,都得经常到京城走动走动。

        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太监,或者一个四五品的京官儿,都极可能会是手眼通天的存在。

        而秦业掌管着皇家宫廷、陵寝的建造、修理,手里的权力也算不小。

        所以,认识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至于他是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老实,就不得而知了。

        但从红楼里他把养女秦可卿嫁到贾家来看,秦业也没有看起来那么淡泊名利。

        苏然来到秦府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

        外面的阳光很好,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秦业只是个营缮郎,门口也没有什么守卫,只留了个看门的家仆。

        尽管如此,贸然的来访也有些不好。

        所以,苏然更倾向于飞檐走壁。

        在他看来,翻墙比敲门要好些,毕竟,咱们也是正经人,从不干非法的事情,一些繁文缛节能免就免了吧。

        此刻的苏然,已经来到了秦家的后宅。

        宅院外面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老仆在修剪花花草草。

        苏然并没有打扰他工作,几个闪身就寻到了一处有人住的地方。

        不过,住在这里的却不是女子,而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

        少年生得眉清目秀,身穿一袭羽线绉袍,正在书房里练字。

        苏然的突然出现,明显让少年愣了一下。

        他放下手里的狼毫笔,眼神里满是好奇的看着苏然道:“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

        而此刻的苏然,也在猜测眼前这少年的身份。

        按照曹公所述,秦家的男子除了秦业就只有他的儿子秦钟。

        这个少年能在书房练字,而且穿得也像个官家公子,应该就是秦钟了。

        自己来找他姐姐,想不到却遇到了他。

        但既然已经遇到了,自己也不能就这么撒腿就走。

        要不然,被这少年当成坏人可就不好了。

        念及此处,苏然笑了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少年一听这话,转身坐到了书桌后面的椅子上,目光熠熠的看着苏然:“那你倒是说说我是谁?”

        苏然假装思考了一下,在少年面前来回踱了几步,随后用手指着少年的鼻子道:“你是秦家的公子,名叫秦钟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我父亲的朋友?”少年明显对苏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诧异,立马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了苏然身边。

        苏然见状,笑了笑道:“对,对,对,我就是你父亲的朋友,怎么?他出去了?”

        “对,父亲一大早就去了部里,这个时候还没回来应该是有事耽搁了。”秦钟看着苏然道。

        “那我就不打扰公子练字了,我去外面等他。”苏然找了个借口,就准备开溜去找秦可卿。

        然而,这个秦钟明显不是个喜欢读书的主儿,上来就拉着苏然,让他陪自己玩。

        苏然一看这架势,也不好直接拒绝,只好给他讲了几个故事。

        当然,这些故事都是自己在北疆时候的真实经历,但在秦钟这样没经历过人间疾苦的官家公子听来,却觉得新鲜无比。

        等苏然讲完三个故事,秦钟还想听。

        无奈之下,他只得又讲了些别的奇人异事。

        直到苏然用他父亲快回来了吓唬他,让他好好练字,秦钟才放苏然离开。

        摆脱了秦钟,苏然直奔秦府的西厢而去。

        东厢这边都已经找过了,现在只剩最西边的那个房间没有找过了。

        如果真如李全忠所说,秦业有女儿的话,应该就在那个房间里了。

        苏然来到西厢外,轻轻推了推门,发现并没有上锁。

        不过,为了避免看到尴尬的场面,苏然还是在门外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一声娇娇柔柔的声音:“谁呀?是小钟吗?”

        苏然闻声,没有说话,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还有环佩叮当的声响。

        听到这动静,苏然的一颗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秦业还当真有个女儿呀?

        可是,这……这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点儿?

        正当苏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开了。

        下一刻,一个生得鲜艳妩媚,袅娜纤巧,明眸皓齿,光彩照人的年轻女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苏然看到女子,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当场。

        虽然之前在西南前线,只是在夜里看到了那黑衣女子一个朦胧的轮廓,但是,苏然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女子绝对跟她是一个人。

        特别是眼前这女子身上带着的特殊幽香,跟那个叫兼美的黑衣女子身上的香气完全一模一样。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明显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兼美。

        要不然,整件事根本没法去解释。

        想明白了这一点,苏然上前一把握住了眼前女子的手,将她推进了房间。

        “你……你想干什么?”女子明显被苏然的粗鲁举动给吓到了。

        “兼美,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等我回京,你来找我。”苏然看着女子的眼睛道。

        “你是谁?”女子一把将苏然推开,眼睛里满是慌乱,“快出去,要不然我喊人了。”

        “我是苏然呀,你不认识我了?”

        “你……你快给我走,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兼美,我是秦可卿。”

        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