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 - 网游竞技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西南告急,平叛的关键(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八章 西南告急,平叛的关键(求推荐求收藏)

        苏然刚刚出门,迎面就碰上了行色匆匆的内务府总管,李国忠,他的到来说明了一句话,有时候计划真的赶不上变化。

        李国忠见到苏然,也不废话,直接就说明了来意:“苏大人,皇上召你立刻去南书房,好像有要事相商。”

        苏然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得暗自嘀咕了起来。

        自己刚刚新婚燕尔,操劳了一夜,这个庆雍帝难道都不让人喘口气吗?这个时候召自己,到底有什么大事啊?

        不过,这种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并不能当真说出来。

        想到这里,苏然朝李国忠道:“皇上召我,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行了,怎么还有劳内相您呢?”

        “苏大人说笑了,咱家不过是皇上身边的奴才,皇上吩咐我做什么咱家就做什么。”说到这里,李国忠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苏大人还是赶紧随我进宫吧,我看皇上挺着急的,下了朝就一直在南书房走来走去,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具体是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

        苏然一看是这么个情况,脸色不由得有些为难。

        自己刚想去骁骑营,可现在却碰上庆雍帝要召见。

        自己这么一走,万一有点什么情况岂不……

        李国忠或许是看出了苏然的犹豫,立马开口道:“我看苏大人刚才也是匆匆出门,是有什么别的事要去办吗?”

        苏然看了看李国忠带来的几个随从,有些难为的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内相你应该也听说了,我跟冯大人,还有原来刑部的吕大人有些过节,之前也曾跟吕家的公子在骁骑营交过手,虽然陛下最后处理了这件事,但这梁子一直也没解开,而贱内独自待在府里我这心里有些不放心,正准备去骁骑营找纳兰统领借两个人,恰好就碰上了内相您了。”

        李国忠一听是这么个事,顿时也皱了皱眉头。

        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一抬道:“这样吧,苏大人你现在赶紧进宫面圣,这边我暂时带人替你守着。”

        “那怎么使得?”苏然连忙拒绝道,“内相你这是要折煞我呀。”

        李国忠闻言,朝苏然摆了摆手:“你就赶紧去吧,要不然皇上该着急了。”

        苏然见对方坚持,只得朝他抱了抱拳:“那就有劳了。”话音落下,就要往皇宫而去。

        不过,他刚刚转身,李国忠又叫住了他:“苏大人,咱家觉得你就这么去骁骑营借人并不妥当,我听说当初吕家的公子就是私自从骁骑营调人来府上闹事惹的祸,要不然他父亲吕阐也不至于被外放,你正好要去面圣,可以把这事跟皇上说一说,看皇上怎么定夺,毕竟,你跟冯吕他们的事陛下也是知道的。”

        “多谢内相提醒。”苏然听罢这番话,朝李国忠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苏府。

        这一次有庆雍帝的旨意,所以也就没有在皇宫里高来高去,而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皇宫。

        来到南书房的时候,庆雍帝果然如李国忠所说,在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

        看到苏然,还没等他行礼,庆雍帝一把将他拽了过来。

        “免礼免礼,西南出事了。”

        苏然一听这话,心里也不禁猛然一紧,嘴里嘀咕道:“臣本以为他们少了山海关这边的策应会缓一缓呢,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庆雍帝闻言,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大庆朝虽然幅员辽阔,但也一直有不少内忧外患,这一次西南叛乱如果不能果断而迅速的平定,那么其余势力肯定会纷纷效仿。”

        苏然听到庆雍帝的这番话,立马开口道:“皇上应该迅速任命大将,点齐兵马火速发兵啊,不知召臣下过来……”

        “你说的都没错,可是现在的问题在于国库空虚,而且这平叛将领的人选上朝中大臣的争议也比较大。”庆雍帝又叹了一口气,“所以才把你喊过来商议商议。”

        苏然听到这里,依旧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不过一个区区四品骁骑营副参领,这么大的事似乎用不着跟我商量吧?

        难道……庆雍帝想让我帮他去西南平定叛乱?

        想到这个,苏然的一颗心脏不由得快速跳动了起来。

        不待他说什么,庆雍帝又开口道:“刚刚在早朝的时候,左相冯秉元建议派江苏总兵周奎去,而右相范廷钰则力挺陕西总兵高荥远,原本朕心里倾向的是高荥远,毕竟西南距离陕西也比较近,兵马调动也方便,但是你知道打仗打的就是钱粮,户部那边基本上都是冯秉元的人,而他的背后还有几个王爷支持着,所以……”说到这里,这位大庆朝的皇帝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沮丧。

        苏然听完这番话,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

        大婚之日有几个王爷并没有派人送来贺礼,原本他只是以为这些王爷看不起自己区区一个四品官,又或者跟这位新皇政见不和,所以才没来,但从刚刚这些话里可以得知,冯秉元居然得到了几位王爷的支持。

        这种情况下,眼前这位的处境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苏然看着庆雍帝道:“陛下的心情臣可以理解,但不知有什么是臣可以做的。”

        “朕打算派高荥远调集陕甘一带的兵马去西南平叛,而筹措粮草这一块儿我打算让你来负责。”庆雍帝的这两句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差点儿没把苏然给惊得掉了下巴。

        “陛下,这事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苏然连忙回应道,“臣不过一介武夫,让臣上阵杀敌还行,这个筹措粮草的事我恐怕有心无力啊!”

        庆雍帝闻言,神情忽然凝重的看着苏然,语气也变得很严肃:“杀伐果断,有勇有谋,这件事除了你,我想不出有谁更合适了。”

        “可是……我可是骁骑营的人,让我搞这个好像不太对口吧?”苏然还想推脱,但庆雍帝接下来的话直接让他无语了。

        “苏然听旨,朕封你为钦差大臣,负责督办此次平定西南叛乱时的钱粮筹措送达事宜,可以临机决断,先斩后奏,务必让粮草按时抵达前线。”

        苏然听到庆雍帝给自己派了这么个既费力又得罪人的差事,心里不禁暗暗叫苦。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别的,庆雍帝已经将早就准备好的钦差印信递到了他的面前。

        苏然一看这架势,知道这件事是躲不过了。

        下一刻,他也没有犹豫,一咬牙就接过了庆雍帝手里的印信。

        “陛下既然对臣这么信任,那臣也只能勉力为之,不过,臣还有一件事要向陛下说明。”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庆雍帝见苏然接过了印信,心情立马好了不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不那么严肃了。

        苏然见状,苦笑一声道:“陛下是赏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宅子,而且还为我赐了婚,可是陛下也知道,我跟冯秉元一党不和,我在北疆的那些兄弟估计还得五六天才能回京,臣昨日刚刚新婚,贱内一个人待在府里,在臣离开的这个空档期,我怕会有不妥。”

        庆雍帝一听是这么个事,立马笑了笑道:“这个好办,我让大内调一队侍卫过去,在你手底下的那些兵回京城之前,就由他们负责帮你看家护院。”

        “谢陛下!”苏然见庆雍帝居然连自己的亲卫都派给了自己,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感动,“臣一定不负皇恩,竭力办好这趟差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