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人间苦 > 第1349章 换你也舍得

人间苦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本站【去看书 www.7kanshu.org 】

蔡根听到春蹄的失言,尽量克制情绪。

  “春蹄,亲爱的春蹄。

  伟大的医者春蹄。

  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状态。

  毕竟咱们不太熟。

  你看不出来我不怪你。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

  我现在很敏感,非常敏感。

  不能受一点刺激。

  否则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那么,我给你个机会。

  再说一遍,不开玩笑的再说一遍。

  什么情况?

  现在特么的,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我特么烧了几百万以后。

  十三片共工遗骨给你了以后。

  现在,到底,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看着蔡根逐渐歇斯底里,春蹄哇的一声就吓哭了。

  也不敢再伸手了,真怕蔡根直接用斩骨刀剁掉。

  更不敢收手,因为她刚才没有说谎。

  半途而废,小孙真的原地爆炸。

  进退两难的春蹄,被蔡根吓得不敢说话。

  豆粒大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地上砸。

  很快就汇聚成了一汪泪湖,像是吓尿了一般。

  贞水茵哪里看不出问题的严重性,用那女人独有的理性,开始正确的控制气氛。

  “蔡哥,你先别急眼,先整清楚是咋回事。

  春蹄,你慢慢说,现在什么情况?”

  春蹄呜咽着,把实际情况说了一遍。

  实际情况也不复杂,就是十三片没够。

  还需要多少,她也不知道。

  也许十四片就够了。

  也许一百四十片。

  这都取决于小孙灵魂和血脉的强大程度。

  那么,小孙到底有多强大呢?

  虽然投胎转世,削弱十之八九,但是小孙的基础太高啊。

  珠穆朗玛砍掉九成,也不是煤矸山可以比肩的。

  听明白以后,小水也蒙圈了。

  这完全是被架住了啊。

  往前走,哪还有天材地宝啊。

  往后走,小孙原地爆炸,前功尽弃。

  特么的,死胡同呢。

  如果小孙有自己的能耐,好多心脏。

  爆炸一下也没啥,可是他没有啊。

  就算是召唤出九个分身,也没有用啊。

  贞水茵左思右想之后,眼圈也红了。

  无助的看向主心骨蔡根,也开始呜咽了。

  “蔡哥,咋整啊,小孙要死了。

  上哪淘换那么多天材地宝去啊?

  去整万仙酿也来不及啊。

  对了,佟大爷。

  听小天说?你家冰柜有祖先皮。

  拿来应个急行不行。

  等以后我们有了富裕?再还你?行不行?”

  佟爱家就当贞水茵急蒙圈了在说胡话?压根都不看她一眼。

  而且,哪里是什么胡话,简直都不算人话。

  用了就没了,怎么能还呢?

  看向发呆的蔡根?佟爱家无奈的摇头。

  十多片共工遗骨啊?就这样浪费了。

  苦神的命格果然了得?不折磨蔡根欲仙欲死的?就不算完。

  无论抓到什么好牌?都会打得稀烂?真是没处说理啊。

  这不,得到宝贝?还没有热乎,又把外甥搭里了?真惨。

  佟爱家现在都已经不心疼共工遗骨,开始心疼蔡根的命苦了。

  看到佟爱家没有反应?贞水茵一下就翻脸了。

  “老帮菜?你见死不救,你等着的。

  小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烧了你的王八皮”

  蔡根赶紧制止贞水茵。

  这位还真不是小暴脾气。

  说翻脸就翻脸啊,咋解恨咋说呢。

  看样是真着急了?不管不顾了。

  佟爱家看着贞水茵,不住地冷笑。

  笑了好半天,感觉挺没意思的,才挤出了一句话。

  “蔡根,我给你面子,不跟她一个女流之辈计较。

  惦记我家的冰柜,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蔡根还是能理解佟爱家的。

  这么大岁数,总不能和贞水茵对骂,那样很难看。

  至于动手,就更不妥当,毕竟在蔡根的地头。

  这也算是哑巴亏,还真没啥好办法。

  再说他那冰柜里的祖先皮,不只是天材地宝那么简单。

  和万仙酿或者共工遗骨有着本质的区别。

  那祖先皮还是过世长辈与晚辈沟通情感的桥梁。

  确实不能拿出来救急。

  用完了,更不是能还得回去的。

  “小水,你不要乱说。

  佟大爷确实有难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佟大爷,你也别往心里去。

  她就是口直心也直,不是有意的,我替她给你赔不是了。”

  佟爱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计较,也没有在说

  什么。

  贞水茵看到蔡根已经入场缓和矛盾,就没继续纠缠。

  “蔡哥,那咋整啊,去长白三也来不及啊。

  小孙这样,咋整啊?”

  看到双方的气氛已经缓和,蔡根开始挠头了。

  目前的情况,还是得自己拿主意啊。

  真是后悔刚才没有跟春蹄问清楚。

  正常人也会问清楚再做出选择吧。

  为什么自己就脑子一热。

  就答应了春蹄这不靠谱的建议呢?

  到底需要多少?

  能达到什么程度?

  需要多少时间?

  有什么后遗症?

  最好是什么结果?

  最坏是什么结果?

  这些问一下能死吗?

  买盒烟都会问价的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飘了呢?

  难道现在自己已经不算正常人了吗?

  已经抛弃正常人的思维了吗?

  现在的家底,还没到草率做决定的地步吧?

  懊恼归懊恼,自责归自责,总不能看小孙原地爆炸吧?

  看着皱眉昏迷的小孙,一段段回忆不自觉的浮现在脑海里。

  蔡根想起了第一次小孙来到店里。

  穿着埋汰的羽绒服,瞪着大眼睛问自己。

  “老板,招服务员吗?”

  蔡根想起了在下面小孙自杀用力过猛,割断了喉咙。

  “拔二字,呆会区。”

  蔡根想到了日日夜夜,小孙低头在餐桌上给自己拼红票。

  蔡根还想到了很多很多小孙的画面。

  送餐的小孙。

  刷碗的小孙。

  拖地的小孙。

  叫他三舅的小孙

  其实,蔡根不用想很多,单独拿出一个画面,都会让他没有任何犹豫。

  可是,那些小孙的画面,像是喷泉一样,不可抑制,不断的涌出。

  让蔡根目不暇接,回味悠长。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更没有什么舍不得,蔡根看向了啸天猫。

  “小天,给她。”

  啸天猫歪着头,不看蔡根的眼睛。

  只是没有动,抗拒了蔡根的命令。

  蔡根非常理解啸天猫的心情。

  他不是舍不得,而是替自己舍不得。

  一路走来,酸甜苦辣,舍生忘死,总算有点家底。

  啸天猫是真的替蔡根舍不得。

  “小天,换成是你,躺在那,我也舍得。”